您的位置:

首页  »  经验故事  »  网路一夜情

网路一夜情

这是幸运,还是运气好,让我在网路上认识了我一生中第一个女性网友。

这是当时心中一直重複的一句话,时时提醒着自己,在这茫茫网海中,能够得到她的回应,实属不易,要懂得珍惜这得来不易的感觉,这是我当时的看法。

大约在三个月前,在某网站留言板上看到一则交友的留言,看她的回应篇数足足有一百多篇,我也照我的惯例?顺便留下一篇简单的留言,因为我知道通常像这类的留言多像石沈大海一样,不会有任何的回音,所以也没挂在心上。

但大约过了一个多礼拜,我还是像往常一样没事就打开电脑,玩玩电动或上上网,看看又有什幺八卦或到情色网站看一些色情照片,但那天不一样了,我无意间在我的信箱内,看到了一封我期待很久,又一直希望接到的mail。

起初不大敢相信,但确实是有人对我的留言有了回应,兴奋之余问题来了,我几乎忘记这个人是谁了,因为我实在是对太多人留下不相同的留言。

一时间不知道该怎幺办,情急之下,我翻遍所有我到过的网站,找遍我所知道的留言板,但就是找不到她原本的资料及我当时的留言,我很怕搞错,因为我的留言範围包括交友、一夜情或援助交际,所以我才会急着找到原始资料。

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我只好很诚恳的回了一封mail给她,并告诉她我的问题,也希望她能谅解,一个只身在外单身男子的难处。

隔天收到她的回信,并表示她能体谅,但她只对交友有兴趣,其他一律免谈。

在得知她的性向后,我心理也踏实多了,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开起了我们之间每天至少一封mail的往来。

跟她交往的这段时间很愉快,天南地北什幺多聊,上达天庭下至地府,各式各样的话题以及聊不完的心情故事,甚至她还曾主动聊起她的闺房秘事。

有时候真的被她搞得心里痒痒的怪难受的,但说实在的我自己也蛮喜欢的,而且跟她通信这段时间隐约可以感觉到,她身边好像有很多的追求者,在害怕被人捷足先登的情况下,我终于提起勇气主动约她见面,但得到的结果确是,音讯全无。

当时的我真是后悔万分,我宁愿一个每天带给我快乐的朋友,也不愿因一时害怕让人捷足先登,而永远失去一个这幺谈的来朋友。

我好后悔违反了当初不见面的约定,就这样我每天还是最少一封信求她原谅,并告诉她我愿意遵守当初的约定。

但还是得不到回音,我相当沮丧,无心做任何事,每天只是守在电脑旁,为的只是要在第一时间接到她寄来的mail。

我天天期盼着,我相信她不会就这样就这幺不理我了,皇天不负有心人,我足足等了八天,终于让我等到了,我赶忙看着我期待已久的信,并在最后她还附上了她的照片,这是我认识她三个多月来第一次看到她的模样,让我太意外了,虽然跟我的想像有很大的落差,但这时候什幺都没关係只要她还肯理我,我就什幺多无所谓了。

让我意外的还不只这些,她跟我说最近想到垦丁走走,问我愿不愿意陪她一起去但附带条件要先见见我。

在这种情况下我当然愿意,我那时是呼不敢违背她任何的意思,深怕她又再度消失的无影无终。

为了见她,我马上决定把我开了四年多的汽车很便宜的价钱赶紧卖掉,然后用最快的速度买了一辆全新的顶级房车,或许是夸张了点,但我确实这幺做了,为的只是给她较好的印象。

约定的时间终于到了,我开着我新买的汽车到达约定的地方,停好车就在车上等待她的到来,照约定她是不会出现的,只是站在远方看看我而已,等待的时间真的很难熬,尤其又是被当成动物园的猴子一样,被人观赏着。

电话的铃声响了,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很甜美又有点顽皮的声音,她告诉我她已经到了,并且也有见过我了。

她很直接也很大胆的问我,明天就出发去垦丁有没有问题,天ㄚ!幸好那时我手上没什幺工作!不然怎能说出发就出发呢∼想了一下,就跟她说可以,接下来更绝,她说跟我去垦丁只是纯粹去玩,叫我不要有任何遐想,而且她也不会跟我发生任何关係,希望我不要把她想的太随便,不然我一定会很失望。

这........我当然知道,我虽然也曾经幻想过,但我也清楚的知道,那跟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哪有第一次见面就能上床的事,而且我看过她的照片,她的外型也决对不#是我喜欢的那型,但说实在的如果愿意的话我也不会拒绝就是了。

况且我跟她还真的蛮谈的来的,接下来就是又一连串的约定了,内容不外呼就是一 般女生的安全顾忌,最值得一提的是,她要求我必须随身携带身份证及健保卡影本各一份,嘿嘿.....特别吧!起先我对这事感到很纳闷,她确跟我说见面后我就会知:N+t,V%F*9J道,既然这样我也就没在追问下去,心想反正又不是给她应该没什幺关係吧,带就带着啰,怕什幺。

就这样她切断了电话,我回家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回想她9订的约定,还真的捏了一把冷汗。

我要是侵犯了她,哇.......我一定会死的很惨,这也难怪,女生嘛∼顾虑总是比较多的,幸好我也没存什幺歹念,管她的,一切顺其自然吧。

好不容易熬天亮,我赶紧穿上我那套感觉最帅的休闲服,草草的灌洗完毕,开着我那新买的汽车,到洗车厂洗车兼整理内部,难得出游的我当时真是兴奋到了极点。

车子整理好后,赶忙的到了重庆南路启聪学校前等待我期待已久的第一次见面,心里一直想着,第一句话要说什幺,会不会很尴尬。

等了好久好久,都不见她的蹤影,那时也已经快八点半了,她已经迟到快三十分钟了,但我还是耐心的等下去。

那时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多,我注视这每一个行人,希望就是她,但每每多是擦身而过,没有一个人停留在我的车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九点了还是没有出现,那时相当后悔为什幺没坚持要她的电话,就在心灰意冷时,突然感觉有人在我车旁停下了脚步,兴奋的我二话不说赶紧打开车门下车。

但当我看到那人时,心里第一个感觉,不可能是她,赶紧把要冲口而出的话,硬生生的吞回肚子里,并收回身子马上钻进车子里面,心想哪有可能,站在我车旁的人少说也有八十公斤(后来求证是九十二点五公斤),而且全身上下多以肥肉为主,皮肤很黑,是标準的又胖又黑又很丑的女人,哪有可能是她,跟照片里的模样跟本是两类不同的人。

但事实证明了一切,我的车门被打开了,一个黑不隆咚的庞然大物就这样硬生生的挤进我的新车里,有心痛了的感觉,痛的是当她一屁股坐下时,我感觉到我的爱车在拚命哭喊着.........救命!痛的是她带给我的震撼,远大余九二一伤亡人数的惨重,痛的是为什幺以前她一直强调从未让前任男友丢过脸,更痛的是为什幺她一直跟我强调说自己温柔、可爱又很有男人缘。

我愣住了,我傻眼了,一切的一切将不知如何收拾了,我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心里暗自盘算着,可能吗?这个坐在我身边黑不隆咚的庞然大物就是让我每天牵肠挂肚的人吗??坐在我身旁的人,真的是让我每天朝思暮想夜夜期待的人吗??当我处于惊吓中还没回过神时,突然耳边传来...........『我比你想像中的更可爱吧?』

天ㄚ.............救.....命.....阿......!天底下怎幺会有如此不要脸的自恋?我苦笑着一句话也答不出来,就硬撑在那边不知该如何是好,可能是她天生乐观吧,接下来她又是一句,还不赶紧出发不然到垦丁会太晚订不到房间喔。

这下子肯定是她没有错了

天......啊!谁来救救我ㄚ!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跟她一起去啦!心里痛苦的吶喊着,但就是挤破头想不出一个不去的理由,这时不免有点后悔,为什幺当初要把我的老爷车换掉,不然我也可以说因为老爷车负荷不了两个人的重量而作罢。

唉......算了,既然事已如此我也没什幺好说的了,而且这也是我一直期待的不是吗?认了罢,反正只是单纯的去玩,四天三夜。

呜.......呜........一咬牙很快就过去了!就这样四天三夜的垦丁之旅出发了,从台北到垦丁可不是一段轻鬆的路程,一路上我回想见面以前的点点滴滴,尤其是想起她在描述她跟她前任男友的闺房秘事,这是一段曾经让我意乱情迷,也曾经让我想入非非好几天睡不着觉的性爱故事,我曾经幻想着我要是那个男的那该多好,如今........我赶紧把车停在路肩,下车.....猛吐。

你听过开车的司机会晕车吗?我是这样告诉她的,她还真的相信我说的话,真是,绝了。

当车子行驶到新竹交流道时,她突然要求下高速公路并找寻邮局邮筒,并表明她要寄信给她的朋友,我遵照她的意思并找到邮筒停下车。

天ㄚ,不可思议的事又发生了她竟然跟我要她事前要我準备的身份证及健保卡影本,并且从她皮包里拿出她事先準备好并已贴好邮票的信封,并直接告诉我她要让她的朋友知道,她是跟谁出门。

如果她有什幺状况,就请她们直接报警找我。

我例..............唉......算了。

保护自己是对的,只是我想应该通知朋友的人是我而不是她ㄚ。

一路上从南到北她话题不断,一点都不会让我那爱理不理又很冷默的表情所影响,说实在的我还真是有点佩服她那话八卦的本事及乐观的个性,她一个人可以自己说自己笑三十分钟不停止,也佩服她精力过人。

就这样她一路笑到了垦丁而且还精力充沛,而我也渐渐被她乐观的个性所感染,可是我实在就快累翻了。

一路上从台北杀到垦丁因塞车的关係足足花了将近十二个小时,现在的我只想赶快找个饭店睡他个四天三夜,然后再开车回台北结束这一次的旅行。

但事情没想像的顺利,因为垦丁这时候是旺季,我们跟本找不到任何一间有空房间的饭店。

我们开着车延着大马路寻找,大大小小的饭店几乎全部都问遍了,还是找不到。

就在失望的同时,隐约从一条很小的巷子里面看到,好像还有一家我们还没问过的小旅社,抱着试探的心情在巷子外面停好车,拖着疲惫的身躯往巷子深处走去。

走着走着,对面来了一对情侣,仔细打量那个男的,不论体型或外貌决对决对是在我之下,再看看他身旁的女生时,发现他们也用很惊讶的眼神看着我们,让我不由自(主的把头低了下去,并转头看了一下那个用双手紧紧抓住我右手的人。

天ㄚ!我到底造了什幺孽,要这样子处罚我!)X到了旅社柜檯服务人员告诉我他们还有一间房间但是很小,问我们要不要租。

那时心想,当初我们有约定,一定要两间房间,不然她宁愿立刻打道回府,此时的我.T精神来了,因为有可能提早结束这趟痛苦之旅,当时的我全神贯注的注视她的每一个动作,只要她不愿意,我就有机会提出回家的理由。

时间没有停留几秒钟,她很快的回答:『好。』天哪!那当初的协定呢?这.......这.......这该怎幺办,总不会要我跟她同睡一张床吧!情急之下我赶快接着说,那我去睡车上好了,我这幺跟她说着,她的回答是,不用啦,你开车那幺累就在房间里打地铺好了。

算她还有良心,我一口就答应了。

因为我实在不愿意跟她在柜檯前争论着睡哪里的问题,只想赶快离开那里,因为当时柜檯前还有很多观光客在那边,隐约还听到有人说:(孝年ㄝ胃口不错喔)我真是尴尬到了极点一到了房间,我才发现要她打地铺,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房间真的很;小,小到只有一张双人床及一条只能容纳一个人行走的走道。

就连我打地铺也多有点勉强,但实在太累了,我二话不说,拿起枕头跟被子就準备先打一个晚上的地铺。

但她却说床那幺大干麻虐待自己,而且她也相信我,不会欺负她才对。

天ㄚ!虽然我对女性的要求不是很高,但也有一定的标準,我怕的不是我会突然兽!性大发去佔她便宜,而是怕如果跟她睡同一张床,我一个不小心被她的一只脚压到,我可能就会有骨折的危险。

所以我编了一大堆不愿上床睡的理由,但终究还是敌不过她那很会话八卦的嘴巴。

我很不情愿的上了床,但实在是太累了,过不了多久我就睡着了。

但隐约还是听到很吵杂的声音,勉强的撑开双眼往声音的方向看去,是浴室,是从浴室传来的声音。

浴室内灯火通明门半开着,里面传来洗澡的水声及好像是唱歌的细微声音。

我太睏了,不管她了,闭起双眼继续睡觉。

时间不知又过了多久,突然有种很难形容的感觉,就好像房子垮了,而我被压在下面的,那种欲举无力又呼吸困难的痛苦感觉。

我再度挣扎的睁开双眼,在微弱的灯光中,天ㄚ.......她一个侧翻竟然造成我如此痛苦的感觉,我使尽我吃奶的力气挣扎着想脱离她的肥脚之下,就在此时一只强而有力的魔爪又伸向了我,一把就把我抱的紧紧的,我连招架的余地多没有,就在同时我发现,她竟然只有穿着一件半长袍形的低胸纯丝质睡衣,而里面什幺多没有,更不用说是内衣或内裤了,我气急败坏的质问她,够了,再不放开我,我要翻脸了,但半天得不到回答,只是我越挣扎她就越用力紧抱着我。

我就像一根大肉棍一样被她紧紧的夹着,动弹不得,就这样撑了约莫五分钟,突然她开口说,给你一次机会要不要,就在我还没来的急回答时,她的另一只手已经一把抓着了我下面的重要地方,我连闪躲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硬生生的被她隔着我的裤子拉住了我的命根子。

我不敢挣扎了,不敢再有任何大动作的反抗了,我深怕一个不小心,我的宝贝会因我的用力不当而受伤或被拉断。

因为她真的很用力,而且又很精準的拉着我那个重要的头,这时的我还能怎样,只有默不作声了。

谁叫我的命根子落在人家手上,反正也只是一次罢了,就把它当作是,被鬼压,平常我一次差不多二十分钟就可以解决,心想大不了忍个二十分钟一切就应该没事啦。

哪晓得我不知道是完全没有性慾还是惊吓过度,竟然完全无法挺起,她是使出浑身解数什幺都来,举凡您想的到的任何方式她都来,我正暗自庆幸着能逃过劫时,她有了绝招,她不再用身体强压这我,也不再用双脚紧紧的夹着我,但她的手还是没有离开我的那个头,开始用比较缓和的态度,述说着我从未听过,极其香艳又非常刺激火辣性爱故事。

同时她的手也不停的上下移动着,我不能否认那种感觉,是一种非常棒的人生享受,但前题之下是必须闭起双眼才能体验到那种感觉。

终究还是被她得逞了,过程我不想去说,那种油腻腻的感觉至今我还是心有余悸,整个过程不包括前提,从进入到弃甲总共花了将近120分钟。

大大的破了我原有,记录,也刷新了我所知的记录,就不知道为什幺每次要到达终点时,就会让我无意间的看到她的脸,让我準备攻顶的心情,一下子又掉落到谷底,一切就得从头再来。

各位看官你曾有过,作爱做到一半突然急速软化吗?我不知道这该怎幺去说,我只能说这;是我最久的一次,也是我最痛苦的一次。

隔天我还发现我的(那个头头)脱了一层皮,还流了血,血干了竟然把我的内裤黏在头头上面,好痛,好痛,尤其是要把内裤从头头上面撕下来时。

现在的我也只能说,我熬过来了,而且也很平安的回来了,一切都过去了。

回来一个多礼拜,我不知道这整件事到底要怎幺去评价它,说她欺骗也好像没有,她给的相片是本人没有错,只是是三年前的罢了。

至于她的身高体重及长相,她也没刻意隐瞒我,是我自己没问清楚,说她自己很可爱,也没错。

是我忽略了,她指的是个性而不是外型,说自己有很多的追求者,也对,因为她指的是网路上。

是我自己没有查觉,还有床上的事,也不能完全怪她,她只是迎合我之前跟她通信时所提出的要求罢了。

之前跟她也常聊到性的方面,我也曾表示有机会也想跟她来一次,这是我曾经说过的,当初她也表示有机会的话,她也不会排斥,只是我自己忘了!。

因当初只是开玩笑没把它放在心上,如今这一切就只有自己承担了。

回来感觉真好,只是对于所谓的网路一夜情,我看我也没那个胆了,有好的留给你们吧,我弃权,我不玩了,我不玩了!!!